'); })(); 皇帝难挡的诱惑:刑前脱命-微媒体联盟
自媒体

皇帝难挡的诱惑:刑前脱命

字号+撰稿人:史遇春 本文来源: 2019-06-08 10:08 我要评论() 收藏成功收藏本文

人生,会面临各种各样的“诱惑”。今天,跟大家讲一个关于“诱惑”的事。这事源于“吴门四才子”(即通常所称的“江南四大才子”祝允明、唐寅、文徵明、徐祯

        作者:史遇春

缘起

人生,会面临各种各样的“诱惑”。今天,跟大家讲一个关于“诱惑”的事。这事源于“吴门四才子”(即通常所称的“江南四大才子”祝允明、唐寅、文徵明、徐祯卿)之一祝允明所著《前闻记》中《欧阳都尉》一篇。

引言

事情发生在明□□朱元璋在位的洪武年间(洪武元年至洪武三十一年),至于具体是洪武哪一年,原文的作者祝允明并未明确指出。祝允明是明朝人,他出生的那年(明英宗天顺四年,公元1460年),距明□□洪武三十一年(公元1398年)62年。算来,祝允明生活的年代,距离洪武年代,时间也不算久远。按照大家对文人习性的了解,洪武年间发生的重大事件,祝允明应该是知之甚详的。这里所讲的事,祝允明只说是在洪武年间,一来呢,说明这个事情并不是什么惊天动地的大事,二来呢,说明这个事情大概并不是大人先生们正襟危坐、直笔正书的信史。所以呢,这个故事,很可能就是街谈巷议的花边,很可能就是饭后茶余的谈资,大家也不需要板着脸孔阅读,放松精神,笑笑地读去就好。

闲话休提,且看这是怎么样一个让皇帝都无法抵挡的诱惑呢?

朱元璋总共有十六个女儿,其中一个女儿嫁给了欧阳家。究竟有没有这回事,我有点不确定。于是,我查找了一下资料,发现祝允明说的还是有根有据的。资料显示,朱元璋的女儿安庆公主,在洪武十四年(公元1381年)嫁给了欧阳伦。究竟这个欧阳驸马是不是祝允明记载中的那个“驸马都尉”,已无从验明正身,只能说,可能就是同一个人。为了避免引起争议,我们还是以“欧阳驸马”来称呼故事中的这一人物为宜。闲话又说多了。

正文

话说朱元璋把一个女儿嫁到了欧阳家,那么,这个公主的女婿自然就是欧阳驸马了。可能是年轻人的不羁、也可能是受社会风习的浸染,这个欧阳驸马偶尔会跟妓/女有染。那个时候,有官方背景的人,在没有正当程序下、偷偷地和妓/女幽会是要受到惩处的。驸马这个身份的官方背景非常明显,他既是皇家的女婿,同时一定会有相当的职位和品级。所以,驸马在不符合规定的情况下,携妓饮酒是十分不当的行为,更是不为当时的法令制度所容许的。这种举动一旦被发现,妓/女可能会受到严重的刑罚处置。

有一次,欧阳驸马招了四个妓/女一起喝酒。他自己以为这事做得很严实、很隐蔽,不会被发现。但是,不知道是哪里疏忽,或是哪里走漏了风声,和妓/女们一起喝酒的事还是东窗事发,被揭露了出来。朱元璋的时候,一来法令比较严苛,二来法令的执行也很到位,既然事情已经被摆上了台面,朝廷就不能不动用追捕程序。

按理说,驸马携妓饮酒的事,不一定是妓/女的错误,但是,国家总不能将驸马砍头,让公主守寡吧。那么,不能管制一方,只能从另一方下手了。那些陪着欧阳驸马饮酒作乐的妓/女们这下遭了大祸。官家很快就对当日陪酒的妓/女们进行了抓捕。这些妓/女对官方的规定很清楚,她们想着,这下完了,按照朝廷的法令,私下陪官家作乐,肯定是死罪无疑。

正常人,在面对死亡时,一般都不会坐以待毙的。妓/女们面对死罪,求生的欲望和常人没有二致。

这要想个什么法子,才能逃过一劫、免却一死呢?千思万想,妓/女们没有理出个头绪来。最后,她们想到了一个办法,就是,自毁容貌,用这样带着自我惩罚、以后再也无法接客的手段,或许会捞得一线生机。想想在死亡的关头,活命才是最重要的,即使是女人最珍惜的容颜、即使是以后谋生的资本也只能退居其次了。这一刻,能活下来,才是第一位的。

妓/女们自毁容貌的想法,不知怎么就传到一位老差官的耳朵里了。这位老差官,在官场行走多年,看惯了世故人情,知道很多刑狱世间处理的门道。

关于驸马与妓/女们的风流案子,其实这老差官已经听到风传。在他看来,其实携妓饮酒并不是什么大事,官场中,做这事的人多了去了,只是欧阳驸马时运不济,偏偏就给逮住了。相对而言,欧阳驸马被逮住,也没什么大不了的,充其量就是声名受损,钱财受损罢了。声名和钱财,对欧阳驸马来说,还真没有多少重要性。陪欧阳驸马喝酒的妓/女们可就惨了,她们搭上的可是自己的性命。这年纪轻轻的,能陪驸马爷喝酒行乐,当然模样是非常俊俏的。这些女孩子,正是活人的好时候,这要是被砍了头,岂不十分可惜

老差官知道妓/女们打算毁容以自救的消息后,他马上去找些今人所谓的“失足者”——不过,在那个时候,不犯罪,她们的行当在政府那里算不上是所谓的“失足”。

见了这些女孩子,老差官问她们道:

“姑娘们,听说你们准备毁容自救,希图求得一条活路?”

其中一位女孩子回答道:

“我们实在无路可寻,只能借此下策,希望保住性命。”

老差官听言,只是笑。

一位女孩子问道:

“小女子们命在旦夕,老伯为何发笑?”

老差官说:

“也不知道你们的这个法子是谁帮你们想出来的,依老汉愚见,这只是个馊主意而已。这样做,不但救不了你们的小命,而且还会让你们临死之前遭受毁容的痛苦!”

老差官是见过世面的人,在这些女孩子面前,也不会有任何回避,所以讲话直来直去。

这些女孩子虽然年纪不大,但是在这声色场中谋生,多少也有些见识和阅历。风月场中的女子,最善的就是察言观色,最懂得就是辨别各色人等。女孩子们听老差官这么一讲,言谈之间,她们又仔细打量了一下眼前这位老人整体形象,为首的女孩子心里琢磨:这老人家,是在公门修行的人,既然他能找过来说话,肯定不是无缘无故的,其中必然有他的道理。这么想着,这女孩子问老差官道:

“老伯若有办法救得我们,小女子们结草衔环,定当重报老伯深恩!”

老差官笑道:

“女娃啊,先不要说那么重的酬谢报恩的话儿。老汉我是看你们年纪轻轻,还没有怎么活人,就遇上这杀身之祸,多少有些不忍。老汉在公门当差多年,对人情世理多少也有些了解。我有一法,或可救你,但是我得把话讲清楚了……”

女孩子们一听说有脱罪的方法,非常激动,其中一位打断老差官,急急问道:

“老伯有何妙法,快快说吧,我们全按您说的办。”

老差官慢悠悠地说道:

“这女娃,莫要急啊。听老汉说,老汉给你出主意,不是白出,你得给老汉一千两银子。”

为首的女孩子笑着说道:

“这个好说,只要钱能解决的事,都难不倒我们。”

说罢,这女孩子从身上掏出一张五百两的银票,递给老差官,说道:

“小女子听到抓捕的风声,偷偷藏了这张银票在身上,以备疏通之用。其他还有些细碎的银子,拿不出手。老伯先收了这五百两银票,待会儿,小女子马上着人再拿五百两给您。”

老差官收了银票,折叠整齐,装进口袋。笑着说道:

“余下的不急,如果能救得你们活命。到那时补给我也不迟。老汉虽然收了你的钱财,但是不能担保百分百让你们活命。”

女孩子说道:

“小女子明白,这公门的事,也不是那么简单。只要老伯能指一条生路出来,我们就已经感激涕零,哪敢要什么担保啊!”

老差官又笑了,道:

“这女娃,真是懂事。怪不得连驸马爷都会被你们迷倒!”

这时候,女孩子们哪里还顾得上听人家对她们的赞赏之词,心里想的、念的就只有活命之策。她问老差官道:

“老伯就不要取笑了!请问老伯,我们的活路在哪里啊?”

老差官道:

“老汉给你们指的这条路,老汉心中多少有点把握。你只按老汉说的做去,不要问为什么。”

女孩子们答道:

“全依老伯所说。”

老差官仍然语气和缓,这是多年人生历练的结果。他慢慢说道:

“女娃啊,你们想的那毁容的办法,其实就是个愚弄人的小聪明。你们想想,圣上那么睿智高明,难道他不知道咱们这些人平日里是如何地奢侈、如何地放肆吗?今天你们出事了,穿成破破烂烂的样子,再在自己脸上弄点伤疤装可怜。这不是糊弄圣上、这不是侮辱圣上的智慧吗?这样做,就是明摆着欺君,就是自己在加快自己死亡的速度。”

女孩子答道:

“老伯教训的是,都是小女子们自作聪明,不知深浅,才想到这出。要不是老伯您,我们可能还会为自作死的节奏叫好呢!”

老差官说道:

“这个也不能怪你们,大多数人遇到这事,可能都会想到你们这个路子。人啊,都是自以为聪明,把别人当傻子。老汉在公门行走,看过多少高官权贵,都是自作自死的。在上位的人,除了少数真傻的,他们大多都不是笨蛋。他们啥都知道,只是很多时候碍于各种情势,不去直说罢了。不说闲话了,说说你的事情。”

女孩子们道:

“老伯请讲!”

老差官说道:

“你们当然不能靠自毁形象、自毁容貌来欺瞒圣上。照我说,你们的事,万万不能采用毁容的烂招。你们就保持你的形象,和平日一样,到时候发自内心地、可怜地哀哭就行了!这样,或许可以得到圣上的垂怜,免了你的死罪。”

女孩子接道:

“老伯说的是,可是小女子还不是很明白。”

女孩子的言下之意就是,难道一切就这么简单,这样就可以摆平这一场杀头的大罪。

老差官笑笑,继续说道:

“我明白你们的意思。事情没有那么简单。你们听我说:

“行刑那天,圣上一定会在场的。你们只照我说的做,就有一线生机。”

女孩子问道:

“敢问老伯要怎么做?”

老差官说道:

“行刑当日,你们一定要沐浴,必须比平时更用心地沐浴,必须洗得干干净净、不染纤尘。沐浴完毕,从头到脚,每一寸肌肤都要仔细地涂脂抹粉。记住,一定要让自己的香气能够弥漫到身边的空间,一定要用上好的脂粉,这样,你们散发的香气就会让人喜欢愉悦。肌肤的涂抹,也要十分用心,一定要做到每寸肌肤都光洁动人、娇嫩欲滴。”

女孩子们听到这里,心中暗暗想到,这老人家,真是见多识广,自己虽然不知道这样做的用意如何,但是,就老人对女孩子的梳洗打扮要求,就可以看出,他是见过大世面的主。

老差官顿了顿,继续说道:

“女娃们啊,这洗梳沐浴、涂脂抹粉半点不能马虎,这披挂穿戴、装束打扮更要细心、精心!你们的那些个首饰、衣服,有绣金的,就用绣金的,能佩玉的,就把玉给佩戴上。凡珠玉首饰、衣服穿戴,都要华贵高雅,但是也要大方得体、让人舒心,不能堆砌、繁琐。”

“还有。就是身上所有的披挂都要讲究、都要一丝不苟地细致。从内到外都要用最好的,衬衣、衬裤,内衣、内裤都要按照我说的标准准备穿着。我也不需要遮遮掩掩,特别强调一下,贴身的内衣裤,你也不要轻视它,必须是华丽香艳的,切记,内衣裤不能有半寸的素色,一定色彩眩目、质地良好的料子才行。”

“我说的这些,你们照着去做。我所要求的这些,目的就是要让人家看了你们,能够眩神耀目、能够神志荡漾。你们是过来人,我说的意思你应该可以理解。”

女孩子们点点头:

“小女子只按老伯说的去做便是。”

“你们只按照我说的做好,然后等着行刑就是。再也没有别的办法了。”老差官说到这里,也就把他的方法讲完了。

女孩子又问道:

“老伯,那行刑的时候,我们要说些什么呢?”

老差官说:

“也不需要说什么话,你们只要发自内心地哀哭就好了。”

女孩子们心中虽有疑惑,但是也不好再问老差官什么。既然老人家收了自己的钱,既然老人家这么说了,其中必然有他的道理在。事已至此,也只能照着这办法做了,是生是死,也只能认命了。

等到女孩子们被抓到圣上面前,将要行刑的时候。圣上问女孩子们还有没有什么要申诉的没有。女孩子们只是可怜地、哀伤地哭泣,一言不发。

圣上看看了左右的人员,说道:

“把一干人犯绑起来,乱棒打死。”

按照当时法律的规定,这些要被乱棒打死的犯人,是不能穿衣服。即将执行捆绑的人员示意这些被逮捕的女孩子,让她们脱去衣服。

女孩子们按照要求,一件件摘取首饰、一件件脱下衣服。只见这些女孩子自外而内,所穿的都是华丽鲜艳、光彩夺目的好服饰。身上随带的珠玉金贝放在地上就是那么一大堆。金灿灿、明晃晃,耀人眼目。在她们脱到只剩下亵衣、几近裸体的整个过程中,她们的装束没有半点的含糊,十分地讲究、十二分地精致;等到她们的肌肤外露,真是温润如玉,异香动人心魄、荡人魂灵,连周边的人都有几分迷离、几分醉意。

圣上见了这场面,心中一动,一股温热流遍全身。他对众人说道:

“这些小妮子,就是寡人看了,也会被他们迷惑。驸马那家伙面对她们会怎么样,就可想而知了。”

于是,圣上满脸怒气地让属下人等将女孩子们放了。

(全文结束)

f864b94acc09c429f208652fe67c22b9.jpg

1.微媒体联盟将遵循行业规范,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;2.作者投稿可能会经微媒体联盟编辑修改或补充;3.微媒体联盟的原创文章,请转载时务必注明作者和来源,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其法律责任。本站内容除非来源注明“微媒体联盟(微媒体快报)”,否则均为网友转载,涉及言论、版权与本站无关!

网友点评